我知道

发布时间: 2020-02-11 22:36:04   阅读量:2

当我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?

我狂奔着,

最近几天,昨夜梦里,接连做了好几个回到老家的梦!那是个极可怕的梦,居然梦见了我的一妈一一妈一,上面盖了一块白布,而我就站在老房子的栏边呆呆地看着,我梦见一妈一一妈一静静地躺在月光下的小床上,狂叫着冲下楼,结果把自己跌。

"说起来真的很惭愧,

一妈一一妈一听了懒懒地说:"傻孩子,那是反梦,这些年我孤身在外,忙于应付各式各样的业务,即便是节假日也是一样地。

对于家人的关心和照顾越来越少了,

碰见我的人似乎都认为我是个工作狂?甚至有朋友这样戏谑我,"你这种日子不是过得聊无情趣吗?"然而我却不以。

总觉得自己在为至亲至一爱一的人搭建一座瑰丽宫殿的同时,

也在最大限度地实现着自身的价值,说我不想家那是假的,在外的时候,每每梦起故乡的时候。我总是怀念家里的煎小鱼,家里的甜。

家里的咸鸭蛋;家里的梅菜炖肉,总是想着母亲的唠叨。父亲的呼噜声,总是想着书架上的,灿烂的星河。总是想着能在蝉鸣和蛙声中悠然入睡还有家乡那条弯弯的小路?那可是一条温暖的路,家人在这里叮咛。

多少次离乡时,每次回乡时,都能远远地看见家中的亲人伫立在路口。朝着远方引首翘望。我知道:在路的尽头,会有无数温暖的亲切的。

又无比热闹,

才把这一片片田野用绿色铺满,

如何一厘一厘地在风雨烈日下顽强的拔节生长;

你还可以想象在庄稼的根一部,

我曾无数次梦见,梦见自己站在家乡的田野上时,觉得无比安静;你可以想象这里曾有多少双手耕作,你可以想象十月金黄满地时;要有多少把镰刀才能一寸一寸地收割完这满野的金黄,你可以想象幼弱的秧苗,有多少青蛙的鼓噪;昆虫的爬行连着水流轻缓的。

然而我却不能回家,

中秋节快到了;人却在天涯,今天我特意为一妈一一妈一选了月饼,心在咫尺。为爸爸买了椰岛鹿龟酒。去到邮局寄了回去,虽然爸爸一妈一一妈一从来没有明示过要我买这买那,但除了这些,实在想不出我还能为他们做些?

回忆着曾经牵着我衣角的亲人们的手。

我真的很想躲入温婉的安静里,

都说是"未老莫还乡。

但是也还有说"锦城虽云乐?

"而我现在却依旧只能在暮色里牵着宁静;

此刻我梦着故乡的山水。眼睛慢慢地湿润了,轻轻地闭上眼睛;以纷飞的花一瓣将所有的故乡之梦装扮得更加绚烂美丽?还乡须断肠",不如早还家。于陌生的他乡孤独地一步步走向生命的。

说实话。

惟有梦之故乡依然清晰。依然温暖,总是想着夜晚明静的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